有你们,真好

  文|李彩霞 

  

  总有一些声音,穿越时空的隧道,响彻耳畔——或▲是低沉悲壮,或是激越高昂。

  

   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“捐躯赴国难,视死◥忽如归”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福祸趋避之”“要流血,自嗣同始”“外争国权,内惩国贼”“砍头不要紧,只要主义真”“为了新中国的胜利,向我开炮”“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”“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……

  诚如鲁迅先生所言“我们自古以来,就有埋头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有为民请命的人,有舍身求法的人……这就是中国的脊梁。”是呀,正是这些脊梁,撑起了华夏文明的高楼大厦;正是这些脊梁,挺起了东方巨龙的巍巍雄姿——我们的祖国有了↓从站起来,到富起来,再到强起来的虽然艰难却很辉煌的成长历程。

  他们之所以这样做,是因为饱含着家国情怀,饱含着责任担当意识,饱含着英勇无畏的精神,饱含着奋力拼搏的劲头。

  时至今日,这些脊梁依旧铁铮铮、硬绷绷。

  实验室里多少年如一日废寝忘食的是他们;开山岛上默默守岛32年的是◢他们;洪水地震⌒ 火灾现场舍生忘死冲锋陷阵的是他们;敢为天下先上天入地探索宇宙深海奥秘的是他们;设计修建创下了诸多世界奇迹的港珠澳大桥的是他■们。

  今天,在新型ζ冠状病毒疯狂肆虐时,义无反顾地坚守或者奔赴防疫第一线的是他们;他们在远方,也在身旁……

  

    看吧,他们这样做:

  八十多岁的钟南山≡院士亲赴疫区,他那饱含热泪的双眼中,有多少的痛心,担忧和热望。

  全国各地一支支的医疗队伍∏带着摁了手印的请战书,奔向防疫第一Ψ线,告别妻儿,告别父母,割舍下年迈双亲担心不舍的目光,割舍下年幼孩子眷恋撕心的哭喊,告别“小家”的避风港,奔→向了疫区的“大漩涡”。

  累了,困了,和衣躺在地上,或者趴在办公桌上,或者头靠在椅背上,闭闭眼睛,打会儿盹,那姿势让人永生难忘。

  长时间戴护目镜,戴口罩,脸上勒出了道道血痕,脸颊@和鼻子都被磨破了,额上甚至起了脓包。

  那一群朝气蓬勃的95后、00后的姑娘小伙们,他们或是传染科的护士,或是列车员,或是㊣ 卫生院医护人员,或是派出所民警,或是交警,或是地铁乘务员。或是数日忙碌在隔离房中,被滑石粉,消毒液,洗衣液严重损伤了双手;或是在凛♀冽的寒风中,一站十多个小时,为ω人们量体温,宣传疾病预防知识;或是在地铁口为乘客耐心引导,细心解答,或是在检□疫卡点拦查、引导车辆……谁说他们是娇生∞惯养的“玻璃心”?

  他们有的︻被感染隔离,有的累出了脑溢血,有的连孩子出生都顾不上回去看一眼,有的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……

  

     听吧,他们☉这样说:

  “我∮已经随时做好了被隔离的准备。”

  “我已经做好了◆准备,如果有需要,我很乐意去最需要的地方支援”。

  “不计报酬,不论生死”。

  “我们医院每个人都有义务也都有责任支援武汉,使命是※光荣的,当然任务也是艰巨的”。

  “我们不怕”。

  “我们会做好个人防护,迎难而上但绝不当防护疏忽的牺牲者”。

  “这是天使的印记。”

  “我是一名交通警察,也是卐一名党员,我必须在一线,一直在”

  “担心是肯定的,但生命重于泰山,疫情』就是命令!”

  

  

  哪有什么“超人”“钢铁侠”,哪有什么天生的英雄和勇∑ 士。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,有父母妻儿的平常人。但是,在非常时期,他们迎难而上,他们冒险★而上,他们的精神人格便绽放出了熠熠的光辉。

  “哪有什么岁月△静好,只不过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。”这句话平日里说起来轻飘飘的,当灾难险情来临∮时,就掂出它的〖分量了。

  我想说,祖国有你们,真好!我们有你们,真好!

  愿病魔早日被驱散,愿更多的人安然脱险,更多ζ 的人平安归来。

  也愿每一次的灾难都能够让我们涤荡灵魂,珍惜生命,善待彼此。